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
400-8568-889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整形资讯 > 美容美体 >

高二女生做隆鼻模特 免费整容时却遭毁容自杀被救

发布时间:2019-05-29 09:46:03 来源:权美网

高二女生崔媛几经抗争,终于征得父母同意,照着自己偶像范冰冰的样子做了整容手术,“小范冰冰”称号在同学中间不胫而走后,她很是得意。但随着年龄增长,崔媛的审美观也发生变化,不再喜欢范冰冰,对自己的整容后的样子也耿耿于怀。当她提出再次整容时遭到父母严厉反对,于是,苦于没有经济实力的崔媛选择到美容院当志愿者做免费整容修复。那么,她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吗?‘

 

几经波折,高二女生整容成“小范冰冰”

崔媛出生于2000年,家住兰州市区,父母是企业职工。她是家中独女,从小能歌善舞,深受父母宠爱。崔媛的父母都是双眼皮,可崔媛却是单皮眼,妈妈安慰她:“没关系,等你长大了做个双眼皮就好了。”

2016年3月,高一下学期开学,崔媛发现同班好友如欢和另外两个单眼皮女生都成了双眼皮,她以为是贴了双眼皮贴,还称赞效果逼真。如欢笑着道出实情,崔媛才知道她们在假期做了整形手术。她惊讶地发现,新晋双眼皮女生成了男生青睐的“红人”。

崔媛郁闷地回到家,和妈妈聊起班上的女生,说:“看见她们得意张狂的样子,我就想打人。”开明的妈妈安慰她:“高中的主要任务是学习,让她们恋爱分心去,你考上了大学再谈也不迟。”崔媛郁闷地说:“我可以不谈,但必须有男生追我,不然显得我多没魅力。”

这个晚上,崔媛对着自拍照沉思良久后,对妈妈说:“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,如果我是双眼皮就大不相同了,提前让我做手术吧。”父母听了哭笑不得,可是崔媛很认真,列举了如欢和几个韩国明星的例子,说她们从小就整容,都是整容后就改天换地,迎来人生新格局,“所以,美丽投资也得趁早”。但父母依旧坚决反对。

这时,一直在深圳工作的大姨一家回到兰州发展。大姨比妈妈大4岁,但看着比妈妈年轻多了,只因大姨做过多次整容手术。有大姨现身说法,妈妈也对整容跃跃欲试。不久后,妈妈做了去眼袋和提眉手术。术后效果很好,她走在人群中,从原来的其貌不扬变成了熠熠生辉。作为旁观者,崔媛再次见证了整容的魅力,同时,也让她坚信整容其实很安全,网上的负面报道耸人听闻。

借着妈妈整容成功的东风,崔媛再次提出去做双眼皮手术。这次,妈妈同意了,大姨更鼓励她说:“如果你期末考试能进前十,我就奖励你暑假去整容。”崔媛非常高兴,学习也有了动力。

2016年7月,崔媛拿着优异的成绩单找大姨,提出要整成范冰冰那样的眼睛和鼻子,大姨说话算话,出钱让她去做了整容。

一周后,崔媛成功做了割双眼皮和隆鼻手术。虽然手术有些疼痛,但都在可忍受范围之内,最重要的是,自己提前实现了愿望,还是按照自己偶像的样子整的,崔媛心花怒放。

审美变化,对自己的整容脸耿耿于怀

术后,崔媛果然变得更漂亮,她得意地告诉朋友和同学:“看出来没,我可是照着范冰冰的样子整的,像吧?”于是,崔媛的“小范冰冰”称号在同学间不胫而走,让她很是风光了一段时间。

一段时间内,崔媛的日子过得很开心。可是慢慢地,她的审美观发生了变化。以前她喜欢的都是大眼睛双眼皮的男明星,不知从何时起,她开始喜欢单眼皮男明星,如李易峰、黄轩、李荣浩、赵又廷……尤其疯狂迷上刘昊然后,崔媛私下里把自己的照片和刘昊然的PS在一起,蓦然发现,自己的大眼睛居然和刘昊然很不般配,偶像的小眼睛温暖有神,而自己的大眼睛怎么看也有点傻大空。

于是,崔媛渐渐认为杏壳眼是老土的眼型,对偶像范冰冰也挑剔起来。崔媛开始后悔照着范冰冰的样子整容,嫌自己的双眼皮太宽。这个念头产生后就不可遏制,崔媛对自己的整容行为后悔了!她和妈妈说了,妈妈以为是小孩子一时闹脾气,就劝她说:“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,人脸也不是泥捏的,说重塑就重塑,再说我看你的大眼睛明眸善睐,非常漂亮!”

高三时,崔媛喜欢上了同校同级的男孩陈瑞磊。但是恋爱没多久,陈瑞磊得知了她“小范冰冰”称号的由来,就说:“怎么能照着偶像的样子整形呢,好愚蠢。”要是别人,崔媛早就翻脸了,可陈瑞磊这样说,她只好讪讪地解释:“那时我年纪小嘛,没有自己的思考。”于是,这张脸更加成了崔媛的心病。

2018年6月高考结束后,崔媛再次向父母提出整容的要求,说她想把双眼皮缩窄,鼻孔也要动一下,真的不想当“小范冰冰”了。父母有些恼火,坚决反对。听她说不想被称为“小范冰冰”时,妈妈又气又无奈:“大家就那么一说,如果真的那么像,还不得有明星侦探找上门来啊,你真是想多了!”崔媛与父母僵持了很久,最后只好屈从。

这年9月,崔媛成了兰州财经大学的大一住校生,而陈瑞磊考到了青岛一所大学。开学不久,陈瑞磊以不想异地恋为由提出分手,崔媛却觉得,他还是嫌弃自己的脸,对自己的整容手术更加耿耿于怀了。

免费整容失败,低龄整容后患无穷

国庆假期,一名当过美容志愿者的闺蜜给她带来消息:兰州当地一家美容院在寻找隆鼻模特(用来给美容院新人练手,因而免费)。闺蜜说:“你不是想摆脱范冰冰的形象吗?先整鼻子也是好的,以后再找机会整眼睛。”崔媛非常高兴,但又担心做不好,闺蜜说她都做过一次了,没有问题,因为虽然是新人动手,但旁边有专家指导,没有风险。

崔媛还是不放心,又让闺蜜了解这家美容院有没有失败的案例。很快,闺蜜反馈回来,说美容院做整容5年以来,只有一次做脸部线雕的时候,一侧脸的线断了,后来给客户做了修复,顾客也比较满意,除此以外,再没出过什么问题。崔媛想了想,身边做整容的人很多,大家都没什么问题,看来整容失败确实是小概率事件,自己不会碰上。更重要的是,她太想摆脱“小范冰冰”这个称号了,而且又能省去昂贵的隆鼻费用,真是一举两得。

于是,崔媛在闺蜜的陪伴下报了名,被顺利签约录用后按美容院的要求签了一份协议。崔媛大概看了下协议,其中有几条风险提示,她又有些担心。美容院工作人员告诉她,这是例行手续,大家都这么签,就跟医院手术流程一样,肯定会说得比较严重,其实都没什么事。闺蜜说她当时也是吓了一跳,“但你看看我,啥事没有”。崔媛就不再顾虑,痛快地签了字。

为了实现容貌的悄悄改变,崔媛向学校请假,搬出学校住进了出租屋,打算手术恢复后再回学校。

10月2日,崔媛做了隆鼻手术。手术是做了,效果却不理想,一周后鼻头仍有发红,而且两个鼻孔大小也不一样。崔媛问美容师,被告知还在恢复中,需耐心等待。崔媛只得在焦急中等待恢复,可一个多月后,情况仍无改善,而且鼻子很不舒服。她用粉底液遮盖还是有些发红,和整个白皙的面部相比特别明显,以至于老有人问她是不是刚去了西藏。崔媛郁闷之极,不愿意见人。

崔媛知道自己的隆鼻手术肯定出了问题。于是,从小到大都不愿意和别人起摩擦的崔媛,只好硬着头皮多次去找美容院交涉。院方先是百般推脱,后来答应为她修复,但声明不一定能保证效果,还说因为她早期做过隆鼻,身体尚在发育,所以填充材料与鼻子的组织细胞的融合不是很稳定。崔媛很恼火,院方分明在找理由,她是青春期做了隆鼻,可那次手术很成功。同时,她又很崩溃,就这种水平,自己还敢再让他们做吗?一番考虑后,崔媛要求美容院补偿一笔钱,她好去正规的大医院去修复,却遭到拒绝。

12月底,焦虑不安的崔媛又一次找到美容院,这次美容院的态度彻底变了,说她是做模特给美容师练手的,本就不是正常顾客,自己应该考虑到其中风险。他们还拿出了当时双方签下的协议,上面确有“因不可预见性问题导致的风险自负”一条,明确表示美容院不会赔偿。由于手上没有协议书,崔媛提出复印一份。做手术前,她提出要一份协议书,但美容院方面说:“你又不用付费,手上不需要资料,这是我们自己存档用的。”闺蜜说她也没要,崔媛也就没再坚持,自己不花钱还那么多事,没有底气。如今,对崔媛的要求,美容院置之不理,她也无计可施。

崔媛悔恨交加,自己真是愚蠢,捡小便宜吃大亏。早知现在,当初宁可不做手术也不能不坚持原则啊!如今她手上没有任何文字性的东西,想告这家美容院都无从下手。

那段日子,崔媛在痛苦无助中煎熬着,她无法起诉美容院,又拿不出钱去大医院修复,更不敢告诉父母。

崔媛只好一遍遍向闺蜜哭诉,闺蜜一脸歉疚,但也爱莫能助。与美容院交涉失败后,崔媛对闺蜜也产生了埋怨,闺蜜也烦了:“我是好心办坏事,但我不是逼着你做的,你怪我也没用。”从此闺蜜不再接她的电话,还把她拉入黑名单,崔媛伤心至极。

崔媛不知道该怎么办,连课也无心去上,生怕同学问起她的鼻子,就是走在街上也忐忑不安,总敏感地认为别人在看自己的鼻子,且眼神怪异。她更不敢照镜子,一看到那破了相的鼻子就心如刀绞!自责痛苦后悔,各种情绪在心底交织,崔媛终于扛不下去了……

2019年元月初,学校期末考试后,同学陆续回家,父母也催崔媛早点回家。之前她一直以复习忙为由,周末也没回去,可现在借口没有了,怎么和父母说呢。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父母。

元月10日,崔媛在出租屋内服了地芬尼多(一种晕车药)自杀,并留下纸条:不作就不会死,我好后悔啊!幸亏,她的异样被室友发现,她被及时送到医院抢救,才捡回了一条命。

崔媛醒来,看到床边一脸焦急的父母,不禁放声大哭。崔媛父母后悔没有和女儿深入沟通,低估了她再次整容的强烈心理,也后悔没有和女儿建立亲密的关系,让女儿无助时没能向自己求助。他们向女儿道歉,而崔媛也因为父母的理解和宽容放下了思想包袱,不再想着自杀。经历患难,崔媛和父母的关系又亲密起来。

如今,崔媛的父母已经聘请了律师,希望用法律武器为崔媛维权。

在当下中国,低龄化整容现象越来越严重,这既是社会过度强调颜值,普遍性审美焦虑所致,同时也有父母亲属人为的推波助澜。而低龄整容的孩子,因审美观尚未定型而容易反复整容,且身体没有发育成熟,更易带来未知的伤害。崔媛的故事值得大家警醒。

推荐阅读

服务热线

400-8568-889

整形项目

整形优惠

整形医院

整形医生

微信服务号